热门关键词: 手机 | 苹果 | 三星 | App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评论 » 专家论道 » 正文

吴军:为什么硅谷的成功无法复制?

发布时间: 2017-02-21 10:16:36   作者:我有嘉宾WETALK   来源: 我有嘉宾WETALK

摘要: 硅谷的现象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硅谷地区占美国人口不到2%,有效面积可能占美国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二,它创造美国差不多4%-5%的...

 硅谷的现象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硅谷地区占美国人口不到2%,有效面积可能占美国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二,它创造美国差不多4%-5%的GDP,这不是很值得炫耀的事情。我们算过北京、上海,它在中国的GDP占比也相当出色。硅谷它奇异的地方在于不断创造出伟大的公司。什么是伟大的公司呢?有的时候不能以营业额或者说市值衡量。在我看来,一个伟大的公司之所以称之为伟大,就是在于世界上有它和没有它的时候是不一样。

我们知道,一提到硅谷的时候就会想到风险投资,它创造了一套投资的理念,以至于说它可以不断的复制出各种各样的成功公司。最关键的一条就是在每次技术革命的大潮中,基本上都可以做到不落伍,这点是很不容易的。

一个从工业发展起来的地区在世界上很多,但是工业发展过后就会衰退,一代代不落伍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我对硅谷的成功归结为六条,第一是对叛逆行为的宽容,第二是对失败的宽容。硅谷一代代伟大的公司,不是从车库诞生的,实际上是在前面公司基础上往前再走一步,就是N+1。硅谷之所以起来,很大的程度上就是在前面一个公司的基础上起来的。但是整个地区对它比较宽容,所以造就了硅谷的成功。还有就是对失败的宽容,这点很重要,任何的努力都是有可能失败的,如果害怕失败就无法成功。

第三是多元文化,第四是硅谷的工程师文化。我们知道北京有一个词是码农,是写代码的人或编软件的人。他们的地位在北京不是那么高。但在硅谷,一个工程师可以做二三十年,最典型的例子Google有一个工程师汤姆森,他70年代得了计算机的诺贝尔奖,他今天还在写代码。为什么很多人愿意在底层工作?因为他们的收入并不比任何一个公司的高管低,并且他们追求卓越。硅谷有一套制度,使得在分配的时候大家是在一个契约的基础上来分配增量的,使得大家能够共同的做出新的贡献,然后这个企业就做大了。

中关村有的东西学到了,比如对失败的宽容还可以,但是工程师文化没有学好,人和企业的契约精神没有学好。

我们发现一个特点,硅谷的成功好像是不断的叛逆结果。一些伟大的公司,思科、太阳、雅虎、Google,都是从原有的企业或者说一个大学里现有的基础上直接孵化出来。

在硅谷这个地方“叛徒”都是好人,但是在很多的地方是不认可的。我们知道有一个竞业禁止的限制,跳到了新的公司从事和原来相关的工作,这在世界很多地方都对这样的叛逆行为是不认可的,但是硅谷是认可的,或者说加州是认可的。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特斯拉的工厂。这个地方其实建立于50年代,这是GM的工厂,那个时候三大汽车不得了,生产全世界90%的汽车。到了70年代的时候不大灵光了,变成了GM和丰田的合资厂,生产类似于普拉多,后来GM不行了把它给了丰田,金融危机的时候丰田不行了就把工厂卖了。最早是思科想买,买了以后想改博物馆,后来特斯拉有了一点钱就找它买了过来,“搞了一辈子汽车,拆了生产线都浪费了,改了博物馆不好,我买下来做汽车”,做汽车的人感情上比较容易接受,所以通过一些注资换股的形式,丰田给了特斯拉。

硅谷不追求基业长青、百年老店,这是我们工业化时代非常追求的事情。IBM办了一百年还存在,GE一百年还存在,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这些特点为什么世界其它的地方做不到,我们要回到原点思考这件事情:世界的其它地方怎么发展起来的,硅谷怎么发展起来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世界其它工业化地区,基本上是在工业革命以后的某一个阶段起来的,代表了很多的工业时代色彩。

工业时代有哪些特点?人类最伟大的事件就是工业革命。没有工业革命就没有一切。工业革命的本质是动力,方法论的改革。为什么说是方法论的改革,工业革命以前人类对世界是处于一个无知的状态,而且没有自信。当时的技术进步都是师傅传徒弟,一点一点的间接改变。好几代积累了一定的程度就有质变,都是这样的概念,没有主动形成的革命。

我们今天讲互联网思维和大数据思维,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出现机械思维,所有的东西认为都可以转化为机械问题,我们的组织架构也变成了机械问题。一个机器可以拆为零件,流水生产线就是这样的模式。丰田说既然一切都可以预测,甚至不需要搞仓库,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跑着,当80%的零件用完的时候,我的新零件也已经到了。大家读MBA的话,现在还会教他的课程,所有的都是认为产品和组织是重构的,不但机器要机械,人也是要变的机械。

管理的组织架构和产品一致,我们现在很多的公司和管理是不自觉的停留在工业时代。工业时代还有一些特征,马克思资本论里写到的,生产资料是非常重要的,资本家掌握了生产资料就掌握了下面人的生杀大权。资本家从下面多榨取一点,他的钱就多一点,这是工业企业制度的特点。

现代工业企业中的人是什么?就像卓别林电影里演的一样,人是企业的螺丝钉,人和资本的关系,资本很重要。

硅谷最重要的一条,是对现代企业制度的否定。在企业中人是核心,而不是说企业是核心。领导和员工上下级不再是领导拥有员工的概念,现在很多的企业是这样的概念,这实际上是一个农耕文明时代的特征,而不是后工业的时代。

信息时代的科学基础是信息论、控制论和系统论,但是有一个前提是计算机。

控制论的思维方式,机械思维刚才讲了确定性的。不可预测的因素太多,无法事先做计划,总是不断的调整,这也是硅谷产品设计的特征。信息论这是一个新的世界观,不仅仅是一个关于数学的理论,最初这个概念大家知道来自于热力学是没有秩序情况的度量。信息论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我们首先要承认不确定性。一个好的投资人不做市场预测,你问巴菲特明天股票是什么样子的他不知道。你问扎克伯格或者说问Google的CEO,你说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哪一个技术应该做?真的不知道。

真正在硅谷做风险投资,不是说我多么有眼光一路给它投下去,其实是做了选择而不是做了预测。有的时候不能看报纸上讲的投资成功经验,只不过就是运气好点而已。

香农第一定律直接的结果就是霍夫曼编码,这有一个吉尔德范式,就是资源分配的优化。风险投资的本质就是香农第一定律。用户看到的是成功的项目,实际上公司也是这样通过不断的把最多的资源给最有可能性的项目,这是在信息时代工作的方式,和当年的生产线是不一样的。

香农第二定律,你传输率不可能高于信道的容量。人是通信的动物,我们生活的很多东西都可以用带宽,人脉决定你做多大的生意,人脉就是带宽。每一次的技术革命都在拓展带宽,报纸、广播、电视和互联网都是如此。大数据思维就是利用数据的不确定性,大数据思维是第一定律,互联网思维是第二定律,这样理解很多的事情就容易明白。

工业时代我们很喜欢拥有,甚至包括老板都想拥有底下的员工。但是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情况不是这样。北京有很多家出租汽车公司,但是Uber和滴滴的客流量是最大的,他们没有一辆自己的汽车,这是今天在信息时代过渡到互联网时代一个很重要的方面,连接比拥有更加重要。互联网现在市值最大的公司Google和Facebook没有拥有自己的内容,拥有的内容都是大家的,他们拥有的都是连接。

多元文化的作用是什么,中国企业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是深圳。但是从信息论的角度来讲或者说熵的角度来讲,封闭系统,单一文化的系统,最后演变价值的话就是越变越无序,如果想有进步就需要从外部进入开放系统,只有这样才能进步。

我说硅谷复制也是很容易的,也不要盯着请海归过来,还是统一文化。现在56个民族增加犹太族和印度族就可以了。中国孵化器的误区,很多的思维停留在工业时代,甚至是农耕文明的时代,太看重生产资料。土地和场地这是中国特别喜欢的,我们政府喜欢做预测和规划。美国很幸运的是没有一个大政府,而是地方资质的问题。美国政府干预最多的地方,其实是比特率的问题。但是好像我们也没有很大的改进。扁平式的管理特点,只有扁平化才能增加带宽,增加沟通,所以使得没有一个环节变成将来信息所在的关键部分。

伟大的公司不是靠复制出来,我们不是靠复制一个地区,其实硅谷不需要复制,如果把我们的思维方式换一下,从农耕文明与工业时代的思维方式换成信息时代的思维方式,很多的事情本身就可以做到。我们不需要顶层设计,伟大的公司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我们不知道下一家Google在哪儿,或者说下一家Facebook在哪儿。在一个新的时代需要新的方法论,20年后最伟大的公司今天还没有诞生,一定是这样的,所以大家都还有机会,谢谢。

暂无相关评论!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如看不清,点击验证码更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07 www.IT-TIMES.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15036084-1号

IT时报网 内容未经许可 不许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