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手机 | 苹果 | 三星 | App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原创首页

无人机监管收紧 大疆国内销量下滑

发布时间: 2017-05-27 15:55:3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6月1日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两个法规将于此时正式实施。一是《网络安全法》,这是我国网络安全管理一次最系统化的说明,网络空间将不再是法外之地;二是《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对这几年销售火爆的无人机做了明确的监管要求,250克以上必须实名的规定,被认为是杜绝“黑飞”的第一步。本期《IT时报》对这两个新规及其影响做了详细的解读和调查。

■IT时报   许恋恋

5月18日,杭州西湖边发生了一起无人机伤人事件,无人机起飞后一切正常,但没过几分钟突然撞树坠落击中一名男子,该男子左眼被无人机旋翼割破,经过救治虽然保住了眼睛,但视力受到了影响。

就在事件发生前一天,民航局正式下发《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要求从2017年6月1日起,民用无人机的拥有者必须进行实名登记。5月18日,民航局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首日上线试运行。

无人机实名制是继成都疑似无人机扰乱机场秩序之后,监管层对民用无人机落下的第一个重拳,希望减少无人机伤人、扰乱社会秩序的极端事件。这将原本已是热门话题的无人机再次推上风口浪尖,无人机飞手和厂商闻风而动,开始配合监管。

然而行业人士担心,监管政策只堵不疏。《IT时报》记者多方采访飞手、厂商和无人机专家,他们认为,无人机实名制只是监管的第一步,未来怎样用更有效的监管手段来促进无人机行业的发展,依然在摸索当中。

消费级无人机

大多超限“250克”

根据《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最大起飞重量为 250 克以上(含 250 克)的民用无人机都需要进行登记。

“250克是飞行器(不包含遥控器)+电池的重量,现在买无人机暂时可以不用实名,在8月底完成实名制就可以了,”一名大疆一级代理商告诉记者,大疆无人机注册时就需要绑定手机号,相当于间接实名制,250克的底线,让大疆所有的产品都被纳入了监管范围。

不仅大疆,几乎所有消费级无人机都无法逃脱“250克”的要求。除了一些特别轻量级的玩具无人机,或者称之为多旋翼飞行器。在某电商平台输入“无人机”,前十个无人机产品中,标注重量的产品有6款,只有一款无人机的重量小于250克,还有4款没有注明重量,且都是玩具无人机,价格在100元至1000元不等。

上海一位航模批发商告诉记者,她的店面主要经营的就是这种玩具无人机,面向的人群也和大疆不同,主要是一些年纪偏小的青少年。记者注意到,虽然店外液晶显示屏上播放的是炫酷的无人机试飞,但是店内摆放的均是玩具无人机,只有一台大疆精灵3摆在角落,落满了灰尘。根据新规,即便是这些玩具无人机,重量超过250克依然要进行实名登记。然而在某电商平台上,这些无人机的重量并没有详细说明,消费者无法区分哪些玩具无人机是250克以上主动实名。

对于《规定》中的250克,占据全球民用无人机70%市场份额的大疆显得比较淡定,不打算在产品层面有所动作,DJI大疆创新公关总监王帆在23日举行的线上新闻通气会上表示,大疆会按照自己的既定产品战略推出后续产品。王帆表示,以目前的技术来说,250克以下很难做出性能出众的无人机产品,大疆不会因为追求250克而妥协产品性能。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在这之前也要求对250克以上的无人驾驶航空器进行登记,大疆也没有因此改变产品的重量。

24日晚,大疆发布新品无人机“晓”Spark,这款被称为掌上无人机的产品重量为300克。

航模未被纳入监管惹争议

无人机实名制在飞手圈引发激烈讨论。资深飞手Aaron告诉《IT时报》记者,飞手圈都认为,无人机监管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实名制只是个开始。Aaron觉得,无人机监管对于玩无人机或者不玩无人机的人都是个好消息,一方面保护了正常使用无人机用户的基本权益,不至于被乱扣帽子,对不玩无人机的大众也是一种精神安慰,毕竟无人机伤人的新闻不少见。一名苏州的无人机爱好者则告诉记者,身边的无人机爱好者们都已经开始了实名制注册。  

DJI大疆创新、零度等国内主流无人机厂商第一时间表明了对此次监管的态度。大疆表示会提醒广大用户进行实名登记,尽到告知义务,并遵照民航局要求,认真落实制造商职责,着手研究如何解决包括制造商填报无人机购买者姓名和移动电话等可能遇到的难点。零度也表示产品线中除手持云台之外,目前在售的全系列产品都在250克以上,会按照民航规定登记,并积极引导和提醒用户去指定网站登记,同时等待国家监管部门进一步措施。 

实名制监管的一大诱因是数起“黑飞”扰航事件。4月14日至4月27日,双流机场接连发生8件扰航事件,总计造成114个航班备降、超过40个航班延误、4架飞机返航、超1万名旅客出行受阻被滞留机场。  

虽然拥护监管,但对无人机扰航事件,成为众矢之的的大疆也“颇有微词”。DJI大疆创新副总裁邵建伙在23日的新闻通气会上表示,在最近成都、重庆发生的事件中,大疆的产品并无涉及其中,干扰成都机场的飞行物是固定翼,形状类似传统飞机,干扰重庆机场的飞行物也是固定翼,甚至还有风筝,“这些肇事者是带着目的来的,不是爱好者的常规行为,大疆重申,成都、重庆事件不是大疆这种带有禁飞、限飞功能的多旋翼无人机造成的。”

但是在民航局发布的关于无人机注册的规定中并没有对这类扰航的“飞行物”进行管控,“这正是大疆需要和监管部门探讨的,不能让开源飞控成为无人机监管的法外之地。”邵建伙进一步表示,在无人驾驶航空器上,大疆有一套科学有效的管理办法。如果需要,大疆愿意将该套管理体系提供给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大疆也愿意把这套监管方案分享给其他无人机厂商。

实际上,在业内人士眼里,250克以上的自组航模类无人机目前根本无法监管,“就那么几样东西:开源飞控、电机、电调、机臂,开源飞控加上一个自己定制的外壳,装起来稍微调试一下加个遥控器就能飞,”Aaron告诉记者,这些自组航模类无人机成本从百元以下到几万元不等,很难监管,除非从源头监管,不让买卖。

大疆销量受影响小幅下滑

就在《规定》发布的同一天,民航局也发布了《关于公布民用机场障碍物限制面保护范围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首批公布了全国155个机场相关数据,并给出了明确的民航机场障碍物限制面保护范围及各边界点示意图。  

“这几天群里都在讨论禁飞区的事,其实主流厂商已经内置了禁飞区,在机场等禁飞区域是飞不起来的,”一名上海的无人机爱好者告诉记者,飞手们心存疑虑,“机场禁止飞是必须的,我们也愿意在规则内飞,但看趋势禁飞范围会越来越大,也没说哪里可以自由飞,飞手们以后是不是没地方玩无人机了?”

《公告》中明确写道:“各类飞行活动应当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民航规章,未经特殊批准不得进入限制面保护范围,在限制面保护范围外的飞行亦不得影响民航运行的安全与效率”。准确来说,这个区域不是禁飞区,而是指没有经过批准,不能进入的区域。但是由于目前没有明确的报批入口,在飞手们眼里,限制面即等同禁飞。

对于消费者来说,实名制以及禁飞区的扩大无疑提高了他们的飞行成本,社会负面的舆论也正在对消费级无人机产业产生影响。大疆公关总监王帆在23日的媒体通气会中承认,最近这段时间,大疆无人机的国内销量的确有小幅度下滑。

行业期待无人机基本法

被诟病最多的,是目前“一刀切”式的监管手段。“作为成都、重庆事件后续影响的一部分,有些地方出台了一刀切式的扩大化禁飞政策,这虽然有短期遏制事件恶化的初衷,但从有效性和长效性来说,并没有解决问题。”邵建伙认为,一刀切式的管理,一味去“堵”,没有给愿意守法飞行的用户一个释放需求的渠道。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无人机研究所所长李一波在接受《IT时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实名制是第一步,更严的监管,包括飞行规则、事后追责等方面会越来越严。“我赞成无人机监管,但是一刀切式不计成本的监管,一味去堵而没有疏导,可能会造成对无人机行业的伤害。”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则表示,目前的监管有缺陷,还是1.0版本,需要后续的更新升级。  

“实名制的方向没有问题,专项整治早就开始了,站在产业角度,目前国内大概有500家无人机制造企业,加上行业应用的公司有上千家,无人机数量达到60万架,不监管肯定不行。”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后续监管细则正在紧锣密鼓的讨论当中,近期也会有新动作。  

无人机的管理目前是“九龙执法”的状态,涉及空管委、民航局、工信部、公安局等多个部门。多位资深行业人士、厂商以及无人机专家的态度比较一致,认为未来的监管不仅需要“堵”,还要“疏”,各监管部门的责权需要明晰:第一是要管好飞手,第二是管好无人机产品,第三是制定好空中交规,让空中交规看得见摸得着,第四是明确谁来执法。由于跨多个部门,业内人士期待能够尽快出无人机基本法,以规范行业发展。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07 www.IT-TIMES.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5043351号

IT时报网 内容未经许可 不许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