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手机 | 苹果 | 三星 | App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原创首页

赌博群、毒品群成积年沉疴 网信办出手:互联网平台、群主均担责

发布时间: 2017-09-18 11:01:1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3afc0003f153301c8794

9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要求,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群组成员在参与群组信息交流时,应当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文明互动、理性表达。这里指的互联网群组,包括微信群、QQ群、微博群、贴吧群、陌陌群、支付宝群聊等各类互联网群组。《规定》将从10月8日起正式实施。

多年以来,各种社交群组中存在各种违法现象,暗语贩毒、涉嫌赌博等等不法行为成为积年沉疴。谁该担责?谁来监管?事前还是事后?各种难点存在。如今,随着《规定》的颁布,互联网社交群不再是“法外之地”。

■IT时报记者      章蔚玮   图   东方IC

—记者调查—

互联网社交群组乱象丛生

千人聊天群分分钟有人爆粗口

在一个2000多人的游戏聊天群内,屏幕上的聊天内容“秒速”刷新,短短5分钟内,聊天窗口就已经刷出了50~60条消息,有文字、动态图、语音,也有短视频。如果不是时刻紧盯着屏,很难看清每一条聊天记录的内容,爆粗口、色情动态图不断混杂其中,群内气氛异常活跃。

“建群6年多,群成员累积到2000人,很不容易。”作为这个游戏群的群主,J每天会抽出四五个小时进行群管理,很少主动“踢人”。只有群成员人数达到上限后,他才会对群内从不发言、活跃度为零的成员“下手”。

在QQ群组中,人数规模、活跃度中排名靠前的大多是游戏群,群主本身是游戏爱好者,或者游戏开发者,群成员大多是游戏玩家,“志同道合”很容易聚集人气。随着规模扩大,群管理的难度也在不断增加。J告诉《IT时报》记者,每天群内聊天消息超过5000条,一周时间就能累积数万条。

如今大部分热门游戏群都对群员的进入设置了验证门槛,确保进群的都是游戏爱好者。“对群主而言,最怕群内有纠纷,但也怕群内气氛太沉闷。”当群成员达到1000人时,J手下已经有5名管理员,代他管理群组,拥有“踢人”权限,但也必须保持群活跃度,作为管理员,首先自己每天要群聊50条。在这些聊天记录中,脏话、色情图片、短视频占了不小的比例。”在J看来,这些并非真的涉黄,只是活跃群气氛的小伎俩,但在新规发布后,他不确定哪些话题不能碰,类似内容的尺度如何。

《规定》第十条明确要求,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联网群组传播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禁止的信息内容。J担心自己并非司法部门,缺乏鉴别的专业性,也无法24小时监管一个群。

在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教授、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看来,群主的责任主要是用群规或及时将乱发信息的成员踢出群聊,或者发现情况后向平台或国家设立的专门机关举报,就可以免除自己的责任,“《规定》只是强调谁建群谁管理,以避免违法情况的出现。”

王四新认为,《规定》重点规范的是群组信息内容服务和群组信息传播秩序,规范的是群组服务提供者和群主(建立者、管理者)的责任义务。

贩毒群改头换面“暗语”交易

网友小雷去年就曾向公安部门举报有人利用互联网平台组群贩毒,但到目前为止,类似的群组依然活跃在网络中。

互联网群组中,毒贩们大都采用暗语进行交易,根据小雷的介绍,记者混入了一个代号为“纯净卖肉群”的QQ群,这个群成立于今年7月,群成员150人左右。群主会在群内不定时地吆喝他的“商品”,并强调不接受“货到付款”,而所谓商品就是冰毒,在他的描述中,好像出售的只是一件普通商品。

这个聊天群内,不时有人会在群里吆喝自己的“产品”,“接受货到付款,速来。”记者甚至见到一位“群友”在群里明目张胆地贴出了运送毒品的“招聘广告”。

在取得相关聊天证据后,记者报警,警方建议先登录“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提供相关群组聊天号,上传聊天记录,由他们下发到属地公安机关,下级公安机关对此立案侦查。目前记者已经把材料上传并举报相关群组。

“要精准打击,难度很大。”一位从事安全的业内人士透露,QQ群内的涉及人数众多,捕捉到涉案分子明确的地理位置信息难度极高,同时真毒贩本身都“穿着马甲”,如何从线上到线下锁定目标,对警方办案带来极大挑战。

此次出台的《规定》中强调了群主与平台的职责,要求群主承担群管理的职责,平台承担管理群的责任。

据了解,从技术手段来看,目前互联网平台对每日体量巨大的聊天数据处理手段依然有限,除了从关键词入手打击犯罪外,犯罪分子所使用的暗语、代称以及截图、语音,都对技术提出挑战,“一方面依赖语意分析技术、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另一方面涉及复杂数据的处理能力,这对平台技术都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上述安全人士表示。

群主变身“棋牌室老板”   坐地收“房费”

“房卡”管理员King的朋友圈内不断发布着“组队开房”的最新信息,这里的“开房”,是指将微信好友组建成一个个群,一起“打麻将”。

牌局的主场是一款名为“明星麻将”App,用户注册后,可以将房间号分享至微信群,有兴趣的朋友自动加入。但如果还想继续玩,便需要向明星麻将“买房卡”。

明星麻将是由上海实牛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开发的游戏产品,游戏开发后层层招“房卡”代理商,向代理商批发房卡,以此盈利。

像King这样的“房卡”代理商就是依靠朋友带朋友,朋友再带朋友加入的方法,将陌生人组成一个个百人以上的麻将群。

“一个群有70-80个人,只有5-6个人可能彼此认识。”   张华(化名)是麻将爱好者,他通过朋友同事的介绍加入了一个麻将群,同时,他又介绍了爱打麻将的朋友加入了这个群。进入麻将群后,他们可与整个群内的任何陌生人组局打麻将,“只要有人开局,将房间号分享到群内,谁有兴趣就能加入。”目前,他所在的群已有100多人,一个管理员通常掌管着几十个这样的麻将群。

与普通麻将游戏不同,在群内,所有牌局的输赢都通过微信红包支付往来,金额小的几百元,大到上万元。为了防止陌生群友之间“避赌债”,群主King的工作就是对群成员“审核”——必须有熟人介绍才能入群,否则就支付200元保证金。

事实上,整个麻将群是一个由“朋友的朋友”弱关系组成的赌博群,功能相当于一个线上棋牌室,群友玩一局支付给群主King10元。而King负责维持“群秩序”,掌握群内群友的关系链——“我输了钱不付,拉我入群的朋友就要为我垫付,我的朋友不肯垫付,就由介绍他入群的朋友垫付。”从张华入群的经验来看,很少有人会逃赌债。

根据规则,开一个“房间”打一局麻将,约耗时半个小时,需支付10元“房费”,如果4人一局,一天玩2个小时,便需支付40元“房费”,一个微信群一天至少有50个局轮转,这样算来,群主一天约收入2000元。开“房间”的“房卡”,由群主向App明星麻将批发而来,明星麻将可以轻松从中赚得盆满钵满。

“这样的群,每个人都知道是违规,但没有一个人会去举报,即便有人举报,把群关了,但还能继续开,关停成本很低。”张华说。

记者在天眼查上查阅到,实牛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今年6月收到行政处罚,其中公示的一份处罚判决书显示:“诱导用户采取投入网络游戏虚拟货币获取网络游戏产品和服务”“经营国产网络游戏上网运营30日内未向国务院文化行政部门履行备案手续。”

—专家意见—

违法群组是公共空间,需要严格监管

《规定》出台后,有人认为群组作为私密空间,其中涉及的信息是个人隐私不该受到监督,但类似私设赌局的群组显然很难被定义为“私人空间”。

究竟该如何监管?王四新看来,群组这个“空间”因为人员众多且成分复杂,在无法确保每个群主和群内成员都会守法的情况下,先由平台对违规信息发布行为进行惩戒,再由相关国家机关依法对群组服务进行监管。尤其是人数超过百人的大群,公权力机关可以在掌握相关证据,比如设立群组是为了从事非法活动的证据或接到成员的举报之后,对群组及群组服务进行监管。

 

阅读全文>>

Copyright © 2007 www.IT-TIMES.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15036084-1号

IT时报网 内容未经许可 不许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