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手机 | 苹果 | 三星 | App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时报原创 » 新闻搜索 » 正文

拜客科技接连出手接住酷骑和小蓝单车,自身押金退款却也问题多多

发布时间: 2017-12-04 17:37:38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IT时报见习记者 丁晓东

4adb0003e86a564c9886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最近,共享单车负面新闻不断,前面一个“倒下”了,后面一个跟着“倒下”。

前不久,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发文《辜负了各位,对不起》,指出了小蓝单车遭遇的资本困境。李刚同时称,小蓝单车与拜客科技达成了战略合作,由拜客科技全权代理小蓝单车未来的运营,用户可以继续使用小蓝单车。

除了小蓝之外,同样陷入财务困境的酷骑单车也宣布最终委托拜客科技代运营酷奇单车管理和运维工作,但不包括债务。

相比小蓝单车和酷骑单车,拜客科技知名度甚低,现在都由它来接盘,这家公司是何来头?

押金很难退出

二三线共享单车企业的处境一直比较艰难,6月份悟空单车宣布倒闭,如同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之后3Vbike停业、町町单车“跑路”,小鸣单车、酷骑单车与小蓝单车相继发生了退不出押金的事件。

11月21日酷奇单车发布声明,称其委托拜客科技代运营酷骑单车管理和运维工作(不包括债务),并提供两种退押金的途径,一种是至成都某公馆现场办理退理,一种是通过拨打电话的方式退理。

11月22日酷骑官方又发布声明,称“由于线下退款点的开设已严重影响现场公共秩序及安全,决定暂时停止线下退款点的开放。”酷骑仅留下了三个联系号码供用户办理退款。《IT时报》记者多次拨打这三个号码,均未接通。

一位酷骑单车的用户向记者介绍,自8月份开始,她便申请退298元押金,至今仍未成功。这位用户还称,10月底的时候,她在酷骑App客户端查询后发现,个人信息已经查看不了,包括里程等记录,并且用户的充值余额与增费余额也显示为0元。

另一位酷骑用户则告诉《IT时报》记者,她在11月21日当天拨通了酷奇退押金的其中一个号码,客服为她办理了一个账号的退款。但当她想办理第二个账号的退款时,客服直接挂断了电话,此后她再也没成功拨通过电话。更有用户在酷骑单车微博下评论,每天打几十遍依旧打不通电话。

和酷骑单车一样,目前小蓝单车退押金情况仍未妥善解决。之前,小蓝单车公布了两个用于联系退押金事宜的手机号码,记者多次拨打电话后发现均处于关机状态。

和摩拜有关系?

陷入困境的酷骑单车、小蓝单车都由拜客科技接盘,那么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上的信息显示,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注册于2016年9月30日,其中股东赵志华持股80%、谢秀珍持股20%,总注册资本为1000万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拜客科技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

根据“天眼查”上所显示的信息,记者拨通了拜客科技的联系电话,电话接通后,当记者询问对方是否是拜客科技相关负责人时,对方立刻挂断了电话。此后,记者发去了一条采访短信,但截至记者发稿前仍未收到回复。

根据“天眼查”显示的信息,除了四川拜客科技有限公司之外,谢秀珍还是四川拜客智造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拜客智造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另一股东是天津光宝车业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光宝车业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则是占股69.4%的李素宝。李素宝作为法人的公司共有四家,除了天津光宝车业股份有限公司之外,还有一家公司引人瞩目,那便是摩拜智造(天津)物联科技有限公司,这与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名下的摩拜智造(无锡)物联科技有限公司仅有两字之差。

难道,拜客科技与摩拜单车有着外界所不知道的关系?据悉,摩拜智造(天津)物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7月22日,最初公司名称为天津天远理工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进行了更名,更名同时并在其业务范畴中增加了自行车与电动自行车的批发与零售这一项。而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是在2016年4月21日注册了摩拜智造(天津)物联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就摩拜智造(天津)物联科技有限公司与摩拜智造(无锡)物联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向摩拜公司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前仍未收到回复。

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春泉律师对此表示,如果两者之间没有合作关系,摩拜(天津)智造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的更名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接盘侠”自身问题不少

据了解,拜客科技旗下也有单车产品,熊猫单车是其第一代产品,拜客单车则是其二代产品。

熊猫单车在今年6月份时,也曾发生退不出押金的情况。在熊猫单车的官微博中,唯一一条微博就是针对退押金的情况说明。一名熊猫单车用户向记者介绍,半年前他就申请退押金,但时至今日,他仍未拿回押金,而目前熊猫单车已经停止运营。

拜客单车同样遭遇押金难退问题。一名四川的拜客单车用户告诉记者,11月17日她使用微信客户端的拜客单车小程序并支付了押金99元,事后联系客服退押金时却遭遇了困难,客服虽表示当天会加紧处理,但之后却再也打不通客服电话,押金至今尚未退成功。无独有偶,另一位拜客单车用户于今年10月27日同样利用微信拜客单车的小程序支付了押金,但于11月初申请退款后至今仍未到账。

目前,除了仍在运行的拜客单车App及拜客单车微信小程序之外,拜客科技还推出了拜客出行微信小程序。在拜客出行的小程序中,除了拜客科技旗下的拜客单车之外,小蓝单车和酷骑单车都已赫然在列,并且酷骑单车已经可以在拜客出行的小程序中使用,但小蓝单车尚未开放使用。

今年8月份,交通运输部等十部委颁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实施收购、兼并、重组或者退出市场经营的,必须制定合理方案,确保用户合法权益和资金安全。目前来看,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的押金均未完全退出,而拜客科技也表示不会承担其债务。对此,刘春泉律师认为,用户权益受到了侵犯,拜客科技接手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是否合规要看其具体协议。如果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的公司主体未注销,退不出押金的话应该走破产清算程序,并对用户承担一定责任。

 
暂无相关评论!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如看不清,点击验证码更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07 www.IT-TIMES.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15036084-1号

IT时报网 内容未经许可 不许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