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手机 | 苹果 | 三星 | App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时报原创 » 新闻搜索 » 正文

跌跌撞撞已过三年 分享通信或成“先烈”

发布时间: 2017-04-19 15:07:48   作者:孙妍   来源: 本站原创

摘要: ​虚商“转正”时间未定转型却是必然

从2013年12月十家企业获得国内首批移动转售业务运营试点资格至今,虚拟运营商在国内已经走过了三个年头。

三年的时间不算短,但国内虚商们仍在经历着“黎明前的黑暗”:批零倒挂致使经营困难、实名制工作落实不到位致使虚商成为通信诈骗重灾区。最近,国内首批虚商分享通信陷入债务危机、随时面临破产,更是集中暴露了这个行业中存在的问题。

正式牌照何时发放、虚商何时能迎来黎明,现在都还是未知数。

■IT时报记者   孙妍

分享通信已经半瘫痪

3月初,《IT时报》率先报道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陷入债务危机事件,拖欠员工三个月工资,业务陷入停摆,各地员工频繁提交劳动仲裁。之后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公开表示,公司确实遇到了巨大的债务危机,急需支付欠款约1.64亿元,并将原因归结于二股东不愿意现身解决问题。

当时,蒋志祥承认拖欠员工工资和社保,总额约1000万元,同时他对媒体表示,80%的员工都同意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解决。消息一出,分享通信员工群里就炸开了锅,“债转股的事我们员工都不知道!”“是谁同意的?”分享通信内部员工向《IT时报》记者表示,由于大部分员工都不同意债转股,所以这个方案已经暂停了。

其实早在2月28日,分享通信就在公司内部发出通知,称发放工资有困难,除了劝说极个别人帮助公司渡过难关,同意其他员工离开公司,并承诺4月底前补发所欠工资。

看到这封内部公开信不久之后,方仁杰(化名)离开了分享通信,和其他自愿离职的同事一样,他拿到了一个月的工资和一张欠条。一位在职员工向《IT时报》记者反映,现在将近三分之二的员工已经离职,只有160人左右守着研发、市场等重要岗位,但大多数在职员工也不到公司正常上班。同时,工信部要求分享通信停止发展新用户、停止发售充值卡,分享通信的业务陷入了半瘫痪状态。

分享通信陷入债务危机,也让用户受到牵连。最近分享通信用户频繁投诉,账户里有钱却被停机,想要销户却打不通客服电话。分享通信回应说,只要账户里有钱,原则上是不会被停机的。但对方又解释道:“由于分享通信欠运营商1.3亿元,所以移动和联通一度关停了一些账号,如今移动欠款已经还上部分,号码已经恢复正常,联通还是每天限制开200个左右的号,要等到欠款还清后再全部放开。”

据记者多方了解,分享通信实际用户数在五六百万户左右。那么,分享通信一旦面临倒闭,这部分用户该由谁来负责呢?通信专家项立刚表示,按照规定,应该由三大运营商来接盘其转售出去的号卡和用户。最近,另一家虚商蜗牛移动表示,有意接手分享通信用户。

另据《IT时报》记者了解,去年4月分享通信所宣布的收购尼日利亚电信运营商GiCell项目也已搁浅,此项目交易金额2亿美元,如果成功分享通信将占GiCell八成股权。一名分享通信内部员工向《IT时报》记者透露:“当时上上下下都认为这次收购不靠谱,最后也只付了一部分的收购款,现在项目已经搁浅了。”

差异化经营

是必选项

分享通信陷入债务危机,有其自身原因,也有行业共性问题。因为在批零倒挂的现状下,纯粹做移动转售业务只能亏损,所以虚商们必须找到新的出路。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目前虚商应该着眼于差异化经营,用“管道+内容”的模式,将基础通信服务能力加载到游戏、音乐等主营业务中去。

阿里通信就靠着虚拟小号业务,跟神州专车等网约车平台合作,用户下单成功后,乘客与司机都只会看到170开头的虚拟中间号,顾客的真实电话不再公开,除了顾客与司机外,其他人拨打无效。该号码在行程结束后自动失效,确保顾客的隐私不会被泄露。这一做法竟然迅速地带动了阿里通信的业务。

最近首家宣布用户量破千万的虚商蜗牛移动则是将通信和游戏这一主业融合,他们的思路是,蜗牛免卡用户享受的游戏福利会越来越多,就能够推动通信用户向游戏用户转化;而随着游戏用户的增长,蜗牛的游戏收入不断增加,来继续反哺通信,进一步降低资费,从而吸引更多的通信用户。

同时,早期虚商基于语音的红利正在消失,虚商应该在流量经营上多下功夫。邹学勇表示,以“流量银行”概念创业的公司越来越多,大家都意识到随着5G时代的来临,流量经营模式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虚拟运营商应该行动起来了。

牌照发放和实名制

紧密捆绑

试点三年,正式牌照的发放一拖再拖,虚商们盼望着转正后政策能更明确,企业方向能更明晰,那么今年是否有望发放呢?在最近召开的2017中国虚拟运营商发展论坛上,工信部表示,结合实名制整改落实情况,出台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的意见。意思就是说,牌照发放的时间点主要取决于实名制的进展。

对于虚商们来说,落实实名制工作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去年工信部就下了死命令,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没有实名制的电话号码将全部停机。

“实名制是虚商发展的红线。”蜗牛移动相关人士表示,从启动实名制落实工作以来,已经成立了100多人的暗访团队,投入了5000多台二代身份证识别器,还引入了人脸识别系统。同时,蜗牛移动还和各地政府部门的反诈中心建立了合作机制。

邹学勇表示,从整体来看,虚商实名制的进展较为迅速,投诉率已经从最初的60%降低到10%。“虚商应该抱团取暖,实名制落实不到位,一损俱损。”

但是,实名制的落实也给原本亏损状态的虚商加重了资金压力,据记者了解,配备一部身份证识别的机器至少要花费1000元以上,每次认证用户身份还需要向国政通缴纳费用,每个用户几近1元。

虽然虚商迫于成本压力,实名制落实得很艰难,但在项立刚看来,有压力才能淘汰一些不在做实事的虚商,把一开始就动机不良的虚商剔除出去。“有一些虚商是看准了牌照在中国通信市场环境下是一个稀缺资源,又或者更为直接,一开始进入的目的就是为了圈钱。”他说道。

 

暂无相关评论!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如看不清,点击验证码更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07 www.IT-TIMES.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5043351号

IT时报网 内容未经许可 不许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