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手机 | 苹果 | 三星 | App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电信 » 乐活电信 » 正文

安卓之父:我卖手机 就是因为不爽苹果三星!

发布时间: 2017-06-13 14:45:32   作者:猎云网   来源: 猎云网

摘要: 众所周知,Andy Rubin是“安卓之父”,他将安卓出售给了谷歌并将其发展成了全球广受欢迎的一种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众所周知,Andy Rubin是“安卓之父”,他将安卓出售给了谷歌并将其发展成了全球广受欢迎的一种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但早在2014年,Rubin就离开了谷歌,现在他是自己在单干。

  他创立了初创企业Essential,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这家创企旨在成为一家新的设备公司。公司首先推出了名为Essential PH-1的手机,还计划之后进军智能设备以及汽车市场。

  在纽约周三举办的商务大会上,Rubin发表了讲话并且透露了更多有关Essential公司的发展计划。在今夏Essential Phone推出市场之后,公司计划为用户家中所有互联设备设计声控集成中心,即Home。Rubin声称Home可与各式各样的智能家居平台适配,包括苹果的HomeKit以及三星的SmartThings。尽管此想法要想成功实现,可能需要施加顶尖“科技魔法”才能达成。许多人都怀疑Rubin能否做到这一点。他本人将这个新平台称之为Ambient OS。

  除此之外,Rubin还打趣说道,他希望Essential也能进军汽车领域,如今这是诸多科技公司关注的焦点。

  当然,大家疑惑的重点仍然是价值699美元的Essential Phone是否能在苹果和三星主导的市场上获得一席之地。

  在大会结束讲话之后,多家媒体对Rubin进行了后续采访。下面是采访对话的内容,出于长度和内容清晰的考量,其内容已经进行了一些编辑。

  对话Essential首席执行官Andy Rubin

  Steve Kovach:我想多了解一下Ambient OS。大会上,您对于Essential公司能够将各式各样的平台结合在一起这一点非常自信。

  Andy Rubin:我并没有说我很自信,但我绝对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Kovach:如果我的理解是正确的话,尤其在苹果公司的问题上,您的想法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他们当下让其他人设计开发的内容是不会容许你实施你的计划的。如果他们拒绝你,你的计划是否会垮台呢?

 

  Rubin:你需要去透彻理解这个方法。客户和服务器都参与其中。苹果利用HomeKit获得的是一些允许自己产品搭载HomeKit平台的消费者电子公司。我不知道具体的比例,但它们绝非只接受HomeKit平台。它们也还会使用其他的一些平台。苹果想要做的事情就是作为驱动产品或服务的唯一屏幕,这就会将安卓以及Windows用户剔除在外。自然而然,这些公司就要去采用其他的平台,这些平台会接入苹果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

  因此,我在台上讲的内容实际上是指:我也可以制造相同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我将其称之为Essential Kit。不管是Sonos家庭智能音响系统还是其他什么重点产品,针对这些产品已经开发出来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都将与我的平台完全适配。

  Kovach:但这是否是类似于三星SmartThings的另一款产品呢?

  Rubin:不不不。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类似于是Mac上的 Windows虚拟机。如果我可以虚拟八种平台,那么将其打开后,我可以控制10万个设备。

  Kovach:测试阶段是否验证此方案已经成功了呢?

  Rubin:我还没有正式上线产品。我只是在打趣而已,但是这样的产品想想就很酷啊。上述讲话不过是些前瞻性的言论罢了。

  Kovach:您是提前多久开始构思这款产品的呢?

  Rubin:我们拥有圆形的液晶显示器——巨大的那种。设计它的目的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想要探索智能手机中的一切,是这样吧?如今,建立一家公司确实很炫酷。我的大厅内有一个系统可以让我为其他人做标记。现在,已经有一些初创企业来专门负责门厅登记了。

  过去我在创办公司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些创企的存在。但是显然,智能手机已经推动了供应群体的增加。你会发现有越来越多类似于家居助手的产品推出,因此这就有点像是一个新的时代,利用智能手机的规模经济来影响其他产品。

  Kovach:那么Essential Home是一个触摸界面。它还是一个麦克风吗?

  Rubin:是的,它拥有远场语音识别功能以及很多麦克风。

  Kovach:您有计划添加语音聊天等功能吗?

  Rubin:这个问题很不错。一旦你决定连接这些分离的“岛屿”时,你就相当于是凌驾于其他用户界面之上了,你变成了生活中所有产品的整体用户界面。如果你单单是从用户界面的角度进行思考的话:谁是你的用户界面开发者呢?事实上,我认为要为智能手机开发用户界面简直难于登天。这就像是你去学校——你是要去学习如何成为iOS开发者还是要学习如何成为安卓开发者呢。

  出色的开发者需要4-5年的经验,而这个行业又是新兴的。我们之所以要创建一个新的操作系统,就是为了解决用户界面的问题并且重新给开发者下定义。

  今天,我可以告诉你,致力于为智能家居提供解决方案的企业如Crestron或AMX或Control 4,它们所处的行业价值已经达到130亿美元,他们在你家的墙上钻孔、安装显示屏。这种方式已经过时了。为这些企业开发用户界面的人实际上就是那些在你家墙上钻孔的人。在高端家居环境中安装种种设备的方式根本不是大众市场中的客户价值主张。因此,我需要改变安装人员的定义。我认为消费者现在已经有足够多的技术来完成拖放操作了。

  Kovach:有一种看法认为智能手机的创新已经到达顶峰了,它们已经发展得非常出色,能够做到很多事情。你是怎么看待智能手机的发展呢?未来它的发展方向又是什么呢?

  Rubin:目前市场已经出现了两家公司垄断市场的情况,它们占据了40%的手机市场。这种一鸣得意的现状会让用户觉得:“它们的产品已经足够好了,我直接买这两个品牌的产品就好了。”

  这时候就是创建Essential的绝佳手机,这种自鸣得意的现状必须被打破。至于你提出的问题,答案需要你们还有消费者来告诉我Essential Phone中是否有足够多的创新。

  我认为360度镜头部件以及磁性附件汽车就是我们想到的很不错的创新点子。未来还会出现一系列这类的创新。

  请让我更加宽泛得说明白这一点:当智能手机刚刚问世,所有人从功能手机首次升级换成智能手机的时候,产品更新周期大约是6个月。六个月后就会出现新的产品,所有人都异常期待,这就像是进入了一种泡沫情绪——大家都会接触到一些全新、激动人心的新产品。之后,一旦所有想要获得智能手机的人都拿到了一部手机,市场就处于饱和了——至少是在第一世界(指世界上最繁荣的工业化地区)。饱和市场中,产品更新周期是24个月。24个月的周期带来的问题会迅速转移到手机的使用者身上,即消费者意识不到产品的创新。

  这事不仅会在幕后发生,就连每隔24个月舞台上的产品上线大会上也会发生。正因为这样,我们才需要创建磁性连接器来不断创新并且实时将其呈现给消费者。这就相当于是硬件的软件更新。

 图为Rubin以及他的Essential Phone。图为Rubin以及他的Essential Phone。

  Kovach:可以为我们解释一下Essential Phone与模块手机之间的区别吗?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模考手机就是“我拿到了这款手机,我可以快速换镜头,还可以换一个续航能力更好的电池”。那么手机是否具有磁性是否重要呢?

  Rubin: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区别有两点。从产品设计角度来说,这是我们设计方式的核心。第一点,就是“模块”。谷歌Ara可以很好地诠释模块化,你可以移除手机上的一个核心部件,比如说处理器,然后用一个运行更快的处理器进行替换。我们并非是这样的“模块化”。你买了一部手机,性能出色。我们会为其添加一些内容。这也是我为什么偏向用附件汽车来作为例子。这就是模块与附件之争。

  现在,在我看来,连接器都是很蠢的,因为它们会过时。无线连接器是终极目标,我们正在不断接近它。我们在两个磁性触点之间传输能量,其他的一切配件都是无线的。

  事实上,我们采用的技术是无线USB 3.0。每秒USB传送10千兆。我们已经制造了收发器。无线连接器的好处在于不用面临Moto Mod遭遇的问题,未来每一个手机都将在同一个位置配备33-pin连接器,这样你购买的所有配件都可以正常使用。这样一来,一些新产品也就陷入了困境。它们无法改变下一代手机的工业设计,因为它必须要适配所有的附件。亦或者它们需要哄骗消费者扔掉已有的所有附件,来购买全新适配的附件。

  完全无线的产品意味着我无需手拿手机了。只要手机位于磁区,我就可以使用我购买的附件。Essential这个品牌旨在维护消费者,这一点很难可以解释清楚。我们试图让消费者不必在更换连接器时扔掉自己已有的附件或是使用什么奇怪的软件保护器。

  真人真事,我买过一台配备了OLED TouchBar的新MacBook,苹果此时已经转变为使用USB-C。在我公司的计算机部门,我需要插入以太网来获得新笔记本的认证。我去Apple官方店询问:“你们是否有USB-C的以太网软件保护器?”他们回答说:“还没有。”所以,我不得不购买了USB-C的Thunderbolt软件保护器。这时候,对于这些产品的使用体验,我感到了一丝不满。

  Kovach:基于你今天的采访以及在Code Conference的谈话,Essential不仅仅只是一个手机公司。你觉得你的品牌将如何吸引这些消费者?

  Rubin:这是一个没有围墙的花园。我们选择安卓,是因为它在市场上占据很大比例。我们拥有一个由许多工程师组成的团队,团队的工作职责实际上是其他一部分人的任务——将我们的产品与他们的产品结合在一起。这部分公司(尤其是那些高墙之内的),他们待在自己的生态系统内,指望着别人来找他们。他们想要成为在关卡决定是否放行的人。而我们则是在积极出动,努力让我们的产品适配于其他人的产品。究其原因,这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消费者希望我们如此。

  Kovach:你今天在台上就家居和汽车作为新平台谈了很多内容,但你没有提到增强现实技术。

  Rubin:现在只是增强现实技术的初步尝试,之后才是重点研发。AR眼镜迟些时候就会问世。手机上采用AR技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但真正的问题是:“最终成品是什么呢?”开发者要用增强现实技术去打造什么产品呢?在我看来,互动媒体。电影以及游戏类电影(用户既是参与者也是观众),对我来说现实已然有些混淆了。当你是这些产品的消费者时,你会感到非常放松。当你是游戏的参与者时,你也可能会感觉放松。但这种重叠的体验尚未得到很好地验证。

  我认为当消费者准备好进入穿戴式时代(不管是覆有地图的摩托车头盔,抑或是棋盘类游戏的护目镜),最终大件设备都会面临一些问题。

  其中一点就是价格。穿戴式设备的价格太过疯狂了。它还没有进入全盛时期。未来,头戴式显示器也许199美元就可以买到了,将其插入你的手机,你也不需要一天24小时时间进行佩戴了。未来会变成——“是时候坐下来和家人玩一局大富翁游戏了”。也许AR会比VR更便于社交。

  Kovach:这就是你在新手机上开始配备360度镜头部件的原因吗?还是你个人的偏好呢?

  Rubin:这一切不过都是猜测,但我希望未来能够发生这种形式转变。在我看来,获取全球最大规模的大众市场产品并为其添加一些内容,而非去尝试创造全新的产品,形式转变就会更容易发生。因此,这更像是一种滑流方式。

暂无相关评论!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如看不清,点击验证码更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07 www.IT-TIMES.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沪ICP备15036084-1号

IT时报网 内容未经许可 不许转载